66小说网 > 历史小说 > 织田家的恶鬼姬 > 第十六:雨声

织田家的恶鬼姬 第十六:雨声(1/2)

    黑影来袭时,混乱成了田部山下的主调。

    「敌袭——」

    「是织田军……」

    近一千的织田军在大雨之下,夜袭田部山朝仓军于田部山下的本阵!

    如果只由后世历史书或是故事书来看,这是一次很成功的夜战;如果把这一段事迹拍成电影,这将会是一次视觉的享受。

    可事实上在这次大将小玲眼中来看,战事进行间,并没有带来太多的惊喜,她甚至连一点的兴奋都没有。因此敌人实在是不堪一击,比起江马家又或近畿的那些大名都不如……

    「在下柴田胜丰——」

    「杀啊——」

    对比起连刀都没有拔出来,显得过份冷静的小玲,手下那些年轻武士就如饿狼一样。他们完全没有因为朝仓家武士是名门,而考虑手下留情,又或是俘虏,全都杀红了眼,像见一个杀一个,来一对杀一双的凶悍!

    全无防备之下,田部山下的朝仓军没有意外被打蒙了,发生了朝仓军最不想发生的事件——炸营。

    田部山下朝仓军的营地中的足轻,因为织田军的突袭,大部份都失去了控制,武士找不到自己手下的足轻,而足轻也无心在战场上抵抗。

    有的逃了,那些大多是农兵,即使为朝仓义景卖命都得不到太多好处;有的在抵抗,这部份多是武士﹑战场上的老兵,知道现时逃的话死亡机会更大;更多的是疯了,这里占了朝仓军最大的一部份,他们不只杀敌,更杀自己人,如同疯子一样。

    「真是群废物。」小玲觉得朝仓军里的这些人真的不配作为武士。

    「大姊,我们现在……」

    「赶他们上山,杀进田部山城!」

    「杀进去!」

    织田军在田部山下杀的人不多,如果换算成全军,可能还不到百份之二,只能算是很少一部份。

    正如小玲在突击之前所说,她有意控制着手下们驱赶那些朝仓军进城,在第一轮的冲击之后,她没有让手下进行乱战,而是勉强保持着基本阵型向惊弓之鸟似的朝仓军施压……

    打败城下的这一小支朝仓军军势并不是小玲的最终目的,她真正的目的是直接乘乱进击田部山城,用手下不到一千的先锋讨取敌总大将朝仓义景。

    算计吗?

    这不算是算计,这是人性。

    朝仓义景不可能放弃城外的这些朝仓军,要是放弃了,那他这个家主可能也做到头了,只要回到越前,他立马就会被取代。

    即使撇除其他的因素,只论朝仓义景的性格,他也不可能做出这种决定。要是他有这么果断,当年金崎之战时,信长就可能无法回到京都了。

    ——这是命运早已注定的结果。

    「大姊妳說得对,朝仓义景真的放他们进城啊!」满身是血的柴田胜丰脸上都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,他本来觉得小玲是异想天开,这么蠢的行为怎可能发生在朝仓家当主的身上呢?

    「冲!不要首级,杀进去,杀朝仓义景!」小玲轻笑了一声,没有向柴田胜丰解释,而是马上又再大叫。

    「杀进去!」佐久间盛政也大叫。

    「不用怕!大雨朝仓军没有铁炮,奈我们不何的!」小玲第一次在这场合战中拔出了配刀雾月,但这不是为了杀敌,而是为了鼓舞起士气。

    「冲——进去!杀朝仓义景!」

    下雨对于攻城一方是不利的,这在很多兵书都有写,因为雨水令城墙﹑山道变得湿滑难行,给进攻一方的织田军带来麻烦。

    因此有了足够时间去思考的朝仓义景认为,织田军不可能再在大雨中攻城……

    可是朝仓义景却忘记了,在大雨之中,守城一方同样失去了铁炮的骚扰,大大降低了攻城的难度。而且现时织田军并不需要去蚁附爬墙,田部山也不斜,城门更是打开的,织田军只要挤进去强攻,把城门控制着那就可以。

    那些攻城的问题,在小玲眼中,已经不能算是什么大问题了……

    「挡住!」

    「转身迎敌啊——」

    羊。

    把大量的羊挤进一个狭小的羊圈,这就是现时朝仓义景在田部山城中的做法,只是在进入羊圈的羊群身后,不是负责维持秩序的牧羊犬,也没有和善的牧羊人。

    在朝仓军的身后,是一群恶狼,一群由年青狼王带着的恶狼……

    要一群被吓破了胆的羊转身去挡住身后的恶狼?这未免有点太强人所难了,纵观整个乱世,都没有一起战例是于炸营渍败之后,还可以转身重新迎击敌人的。

    「快放箭!快杀死他们!」在田部山城城墙上,朝仓军总大将朝仓义景顶着大雨指挥。

    水还是由天下倒下来一样,朝仓义景差不多看不见城下的人,就算是那些身穿着具足的武士也是十分模糊。

    「放箭!」

    在朝仓义景身边的高桥景业没话不说,立即就下令让橹台上的弓足轻放箭,虽然有可能会误伤友军,不过这是没有办法的事……

    ——当当当。

    视线是相对的,朝仓义景看不到小玲,小玲也看不见城墙上的朝仓义景,只是在大雨之下,弓箭并没有多大的作用,箭支打在身上的时候,仅是提供了几声轻响,甚至连运气都在织田军先锋这一方,连被射中眼睛或是关节的倒楣鬼都没有……

    「杀朝仓义景!」佐久间盛政是第一个攻进城门的武士。

    「杀朝仓义景!」柴田胜丰也不让别人尊美,举起了打刀大叫着。

    跟在两人身后的织田军,只以不到一千的军势,在大雨之下,由朝仓军的手中,强夺下田部山城的城门!

    一步错,步步错。

    很多人以为多多益善是真理,以为手下的军势越多越好,以为只要组成一支十万以至于四十万的大军就是无敌。只要把大军它拉出来,让敌人看到巨大数量差,那就可以完成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可能。

    以为人数代表了实力,但真的正确吗?显然这不能划上等号,不然这个世界不需要战争,只要比人口就可以了解决争端。正如命令一个文人﹑政客去掌军,就算给他们十万兵马,亦有可能会被敌方八百精兵给打得灰头土脸。

    「如果真是这样,哪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?」

    这一次有着一万多的朝仓军,被连一千都不到的织田军打败。

    雨水﹑泥泞﹑奔跑。

    朝仓义景一生之中大多数时间都安逸地渡过,弓马和武艺的修行只能说是刚刚达到武士的标准,而军略也不算精通。他一生之中最擅长的,是在谈判桌上展现自凡,利用自身家世﹑利益交换或是大量的外交手段,来进行对本家内部和外部的平衡。

    这些优点对于维持朝仓家内部稳定,以及和平暗中发展是有着极大的好处,虽然缓慢,但却可以向外在塑造出本家的实力。

    如果抹去了朝仓义景的名字,代入其他大名的话,可能就会发现,他的做法其实才是这个世代最--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