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6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宠妻如命:傅少,隐婚请 > 第2929章 毫无指望的爱情

宠妻如命:傅少,隐婚请 第2929章 毫无指望的爱情

    { }?离婚两个字从她嘴里说出来,平静的好像只是一句闲聊的谈天。

    完全没有任何情绪在,普通的没有任何意义。

    这并不是花容第一次跟他说离婚这件事,只是这一次,却是令他无比的焦躁。

    “花容,你不要无理取闹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还没说完,就被花容平静的打断。

    “谁跟你无理取闹?离婚协议书你自己看一眼,把名字签了,到时候找人寄过来也可以。我最近会有点忙,没时间跟你玩欲擒故纵的把戏。最好把事情办妥了,我们也好早点一拍两散。我的存在打扰了你和柳思思叙旧,难道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我跟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心理出轨也是出轨,别一直跟我强调你跟她没有做过。”花容冷冷的打断他的话,抬起眼直视他的面容,“凤锦,我们结婚也快一年了,说老实话,我已经腻了。”

    “腻了?”凤锦被她一个字挑起了火气,口不择言道,“那当初是谁死乞白赖要嫁给我的?”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花容冷静的回答道,“我也为当初的天真付出了代价。现在是放过彼此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凤锦冷笑了一下,“你付出了什么代价?我和思思分手,如果不是你,我早就已经跟她在一起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花容收回了视线,伸出手拿过那份离婚协议书,在上面改了几个字,“这件事你确实吃亏了。那这样吧,这套房子就留给你,一半的钱我也不要了。怎么样,仁至义尽了吧?”

    凤锦简直要气笑了。

    “花容,我告诉你,我不会让你一直这样耍着玩。”他上前一步,将她手里的离婚协议书抢了过来,看了一眼花容在上面改的几个字,怒上心头,一把将他撕成碎片。

    “离婚,不可能。你欠我的,你迟早还回来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花容没说话,只是静静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间,她眼神看起来很疲惫。

    凤锦心头一跳,一丝无端的慌乱从心口蔓延开来,他刚想说什么,补救一下,就看到花容轻轻地叹了口气,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她道:“照片和离婚协议书我都给爷爷寄过去了,等爷爷联系我,我再跟你说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转身要走,凤锦下意识的抓紧了她的手腕,“你把照片都寄给爷爷了?”

    “证据,当然要亲自给,要不然呢?”

    “那只是你借位拍的!我跟她根本没发生什么!”

    花容笑了笑,伸出手以一种不容拒绝的力道推开了他的手。

    “我并不在乎你跟她有没有发生什么。实话告诉你,我现在巴不得你跟她发生点什么,最好你搞大她的肚子,我和你不需要扯任何皮,名正言顺的离婚。”她笑容有些讥诮,又有些凉薄,微微抬着的下巴,显出一种独属于花容的刻薄,语调轻缓慵懒,没有任何温度。“你现在不愿意签字就算了,到时候爷爷来了,我们当面对质。到时候你跟爷爷说你跟照片上的女人没什么,看看爷爷愿不愿意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她冷冷的朝着他勾了勾唇角,然后冷漠的转过身从大厅里离开了。

    凤锦安静了半晌,下意识的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拦住花容,“你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是说我成全你和柳思思了,明白了吗?你想跟她怎么搞就怎么搞,怎么玩就怎么玩,我不管了。”她面上对他露出了一丝厌烦,对于不喜欢的东西或者是人,她向来很直接,“没办法好聚好散,起码也要面子上过得去吧?凤锦,这一次我只叫了爷爷过来,下一次我就让你们全家人看看你到底跟我结婚以后干了什么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就因为你打电话过来我没过来,你就要这样报复我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花容顿了半晌,抬起一双水眸含笑的看着他,一字一句道,“对,谁叫你不能随叫随到,我养一只狗还能给我冲锋陷阵呢,我嫁的人却跑去给别人做狗去了,你说我恶不恶心?”她每一个字都是带着笑,嘲讽意味十足,“我凭啥要养别人的狗啊?而且还养不熟,吃着我的东西,主人挥一挥手,立刻就奔回去了,我干嘛还要养?”

    凤锦倒吸了一口气,像是气到了极致,猛地抬起手。

    花容站在原地,不躲不避,平静而冷漠的看着他盛怒的模样。

    这一巴掌最后还是没落下来。

    凤锦缓缓的将手放了下来,一声不吭的转过身,回屋子里去了。

    花容站在风里,感觉到了一丝凉意,她凝眸注视着凤锦的身影消失在了视线里,然后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三天以后,花容接到了凤老来桐城的电话。

    她从床上爬了起来,亲自去接他。

    凤老还是老样子,见到她就容容,容容的叫个不停,花容带他去附近的酒店吃了一顿饭,然后打电话给凤锦。

    那头没接起来,被掐断了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……”

    凤老不悦的皱了皱眉头,花容笑了笑,“没什么,我给他发短信吧。”

    她编了一条短信过去,告诉他凤老来了,过了一会儿,凤老的手机响了起来,是凤锦打过来的。

    去凤锦那边的时候,花容跟凤老坐一车,两个人亲密的交谈着。

    凤老看着花容含笑的脸,突然轻轻地叹了口气,“容容,这段时间,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花容摇了摇头:“没有。已经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凤老看着她,突然问道:“伤好了吗?”

    看着老人睿智的双眸,花容苦笑了一声,她倒也没想到瞒过了花家的人,没瞒过凤老。

    她低下头,将碎发别到耳后,轻轻地点了点头,“早就好了。不是什么大问题,住了院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要跟小锦离婚吗?”

    花容抬头看向凤老,她脸上露出一丝无奈的表情,轻声道:“爷爷,我已经累了。”

    感情上的疲惫,似乎被**的疲惫要来的更加深刻。

    她可以不眠不休的工作三天三夜,但是却没办法承受凤锦那些轻描淡写的打击。

    毫无指望的爱情,果然是不可能的,这个世界上不存在永不停歇的感情。8